清虚(十六)

补上……


第十六章


太阳将近落山的时候,孙仲自己上公丨安丨局投了案。


在陈佑昌暴跳如雷的怒吼中,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我叫周知远,方才去了趟家人的坟丨头,大仇已然得报,最后一次再拜拜他们,此生便已无憾。


一旁声嘶力竭的陈佑昌在孙仲,不,是周知远开口的瞬间便哑了火,他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所谓“灵芝的报复”,最终还到了一双已经长大成年的儿女身上,这令他痛不欲生。


然而此刻,却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这个杀丨人的凶丨手带着使命完成的微笑像是赴一场约会一般,大摇大摆地走进审丨讯丨室。就像他自己,也曾因为执念和贪yu,把周...

河蟹

开会期间,上来就删文,嗯,我真是太能理解了,给你们个和善的微笑嚯,不能更多。心太累,等闭幕吧,呵呵哒!

清虚(七十二)

不要管我,我不下车(?),接着放飞好了^0^~

第七十二章

“10·21国宝失窃案”终于告一段落,丢失的镶金猫眼石被完好无损地找了回来,一众案犯也捉拿归案。其中,主犯芦苇涉嫌谋杀孩童四人,将面临检察机关的双重起诉。

这样的结果,公安方面对公众总算是有了个交代,发言人也不需要再面对媒体的质疑而冷汗涔涔,大团圆结局看似已经皆大欢喜,所有人都可以松一口气。

但盯着电视机屏幕的李郅不这样看,表面上案子风光无限地破了,但在过程中的各种漏洞,到底有多少地方被犯‖罪‖集团瓦解渗透,随便想想,都令人十分心惊。

加之,主犯仍然逍遥法外这个事实,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他们坐在这儿,不可能如外界...

清虚(七十一)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来写同人呢?

这个发展方向,我已经控制不住我计几了!

不要拉我回来,我要编,接着编,编上天!!

老婆答曰:是因为爱吧?

我:你们要理解,都是因为爱^O^

第七十一章

公孙四娘有自己的渠道和方法,装有猫眼石的袋子一早就被安了小型的追踪器,它的落点并不难被发现。

——不过,这个女人这么积极地掺和这个案子,真的只是因为替那些死去的孩子抱不平么?

这种不利于内部团结的话当然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毕竟,现在也算是大敌当前不是?

公孙四娘一见对方就红了眼,声音里甚至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你又想干什么?”

对面的男人带着个白色的咧嘴面具,他不...

清虚(七十)

嘤嘤嘤,炸毛的小金毛一只,抱回家咯!

第七十章

小妹妹果然是个在读的初三学生,周六上午九点五十一到陶艺培训学校,见一群police叔叔这“守株待兔”的架势,立马就被吓白了脸。

据她自己所说,父母不许她在初中最重要的阶段“不务正业”,但心里又确实割舍不下,才出此下策,希望不被家里查到蛛丝马迹,断了这份爱好。

萨摩多罗瞅着妹子煞白的小脸蛋,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更不愿拿事实吓唬她,只得拐着弯地往正题上绕:“那你平时做好的东西,藏在哪里呢?总不可能往家里带吧?”

可别小看人家小妹妹,警惕心还挺强,她只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显而易见的迟疑,却是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见这情形,萨摩多罗一可是...

清虚(六十九)

国庆中秋快乐!

我的案子走向永远都那么奇怪,捂脸……

第六十九章

这些被害的孩子,果然还是有交集的。他们都参加过一家陶艺培训学校,开始时候,是学着捏些桌椅碗筷的静物,后来进步快的也朝着制作泥人的方向发展。

学校为了鼓励孩子的积极性,也为了给自己招生“现身说法”,在约摸二十天前,还特意在广场上租了个显眼的摊位,让不同年龄层表现优异的学生们给路人展示了一下手艺,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坐在一块儿捏“孙悟空”,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

“约摸二十天前?”萨摩多罗对这个时间节点显现出出乎寻常的兴趣,“能把日期说得具体一些么?”

学校负责人掏出一部数码照相机,翻出他们做活动那天的照片:“是二十二天前,你...

清虚(六十八)


我觉得自己的脑洞堵不住了,这神奇的发展方向……

第六十八章

搬运干冰机的男人和那个衷情于沽名钓誉的专家其实都是“纸老虎”,负责审讯的人只是稍微言辞狠厉一点,竟也就老老实实地招了。这两人,一个欠着巨额赌债为钱犯愁,一个背着老婆“偷吃”怕东窗事发,都是为人捉住软肋,不得不为。

所有的计划,都是对方一早就订立好了的,他们之前也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只当是个独立任务在完成。

至于问起委托人,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只记得黑衣黑帽,戴着口罩,性别男,大概是个三四十岁的模样,其余的一概不知。

在搜身的时候,那个与专家进行“交接”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现役警丨察,叫芦苇,从警十几年,没有编制,工作期间一直表...

清虚(六十七)


奇怪的一章,奇怪的我(死鱼眼)-.-

第六十七章

为了让谭双叶尽快从邓维逝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大家伙儿可想了不少办法。陪吃陪喝送温暖的这种都不算,一向都很高端的上官家大小姐,竟然还搞来了文物博物会的门票,邀请众人一同前往。其中,就包括了秉持“女人天生就应该欣赏美好事物”的公孙四娘和“没有吃吃喝喝不想去,但凡舍的母老虎凶起来好可怕啊,我要李郅爱的抱抱”的萨摩多罗。

至于被萨摩多罗心心念念的李郅嘛,他有欣赏美的心,但没有鉴定宝物的本事,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青梅竹马简单几句话就忽悠到了这里,跟黄三炮两人并排站在最后边,看着跟几位美女的保镖并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而那只滑溜溜的萨摩耶,一早就蹦蹦...

清虚(六十六)

第六十六章

当李郅和萨摩多罗赶到医院的时候,谭双叶正靠在上官紫苏肩膀上怔怔地发呆,她脸色苍白,两眼放空,像是在哭泣,却又没有眼泪流出,只剩下一副空茫茫的表情,唇也紧紧地闭着,似乎已然倦怠至极。

上官紫苏朝他们轻轻摇了摇头,她看着尽头手术室已经黑下来的灯箱,露出了一个无能为力的苦笑。

李郅心下了然,也没多说话,给上官紫苏留下一句“麻烦你照顾双叶”,就拉着萨摩多罗走人了。

说起来,今儿的萨摩多罗也是难得的乖巧,就像个将自己全心托付的小孩儿,任由李郅抓着自己的手掌,走在长长的回廊中。

无论爬楼梯还是坐电梯,都是一副低着脑袋、抿着嘴唇的模样,一点也不见了平时的聒噪和傲娇,连劳他大驾来回上下奔...

清虚(六十五)

第六十五章

萨摩多罗的卦最后也没有卜算成功,从李郅那里骗取卦金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宣告破产,这让某些为自己扁扁的钱包忧心忡忡的某人差点一晚上没睡得着觉。

这厢李郅对萨摩多罗这种想从自己捞私房钱的行为“一点也不心动,并且毫不客气地拒绝”,倒是那个邓维和谭双叶的感情,随着时间推进,愈发好了起来。

用大家的话说,谭双叶这姑娘总算是从唯一挚爱的尸体中解脱出来,有点“人气”了。天天短信电话极致虐狗不说,还拿着邓维送她的竹蜻蜓一个劲儿地在人眼前晃,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简直望一个瞎一个。

虽说李郅对这个邓维确实不怎么看好,但人家身家清白,工作业务能力强,又热衷于各项好人好事,真是说不出这人哪里一个“不好...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